欢迎来到深圳首席律师在线!

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您所在的位置: 深圳首席律师在线 >成功案例

律师介绍

王平安律师   王平安律师,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成员,深圳律师协会会员。现执业于广东贤耀律师事务所,至今从事法律工作十二余年。专攻领域:担任企业法律顾问,办理婚姻家庭、债权债务、民间借贷、房产纠纷、合同纠纷、侵权纠纷...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王平安律师

电话号码:138-2369-1152

手机号码:13823691152

邮箱地址:936272662@qq.com

执业证号:14403201110373716

执业律所:广东贤耀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深圳市南山区南山大道与创业路交汇处亿利达大厦1栋518

成功案例

夫妻一方有家庭暴力行为,并非一定导致其对子女抚养权的丧失

    案情介绍

1、沈某甲与刘某于2009年1月经人介绍相识,并于××××年××月××日登记结婚。××××年××月××日,双方共同生育一女沈某乙。婚后双方因家庭琐事及刘某怀疑沈某甲有外遇发生争吵,沈某甲曾多次殴打刘某,实施家庭暴力,导致夫妻感情不和。

2、2013年9月13日,沈某甲向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法院于2013年11月19日裁定沈某甲不得殴打、威胁刘某,同日,双方经法院调解和好。

3、沈某乙出生后一直跟随沈某甲、刘某及沈某甲父亲、继母、沈某甲爷爷奶奶共同生活。双方自2014年3月开始分居至今,双方分居后沈某乙一直跟随沈某甲及沈某甲爷爷奶奶共同生活至今。2014年5月21日,沈某甲再次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与刘某离婚。在审理过程中,沈某甲、刘某均要求沈某乙由自己抚养,不要求对方承担抚养费。

       本案要点

《第八次全国法院民事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民事部分)》在关于未成年人保护问题部分第1点规定,“在审理婚姻家庭案件中,应注重对未成年人权益的保护,特别是涉及家庭暴力的离婚案件,从未成年子女利益最大化的原则出发,对于实施家庭暴力的父母一方,一般不宜判决其直接抚养未成年子女。”

司法实践中,与未成年子女有关的家庭暴力主要发生在父与母、父或母与未成年子女之间。如果父或母对未成年子女实施了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侵害未成年子女身体、精神等的行为,则显然构成父或母一方对未成年子女的家庭暴力。此时,如果再判令未成年子女由施加家庭暴力父或母一方直接抚养,对该未成年子女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必将严重危害未成年子女的身心健康,不利于其健康成长。因此,在此情形下,不宜判决由向未成年子女实施家庭暴力的父母一方直接抚养该未成年子女。

至于如果父或母一方实施家庭暴力的对象仅仅是父或母另一方,并不包括未成年子女时,则应根据实施家庭暴力人的类型不同,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从司法实践反映情况看,实施家庭暴力的人主要包括:1、低智力的人。这类人智力发育水平低,只能从事简单工作,容易自卑和发脾气;2、易激怒的人。这类人性格暴躁,耐性比较差,控制欲强,会周期性爆发不良的情绪;3、个性偏执的人。这类人多数敏感多疑,容易与别人争执发脾气;4、人格缺陷的人。这类人容易夸大事实,缺乏安全感,随意撒谎,发脾气后很难控制;5、酗酒或吸毒的人。这类人难以控制自己的言行,经常会无缘故的恐吓、打骂家人。以上前四种实施家庭暴力的人可能非但不针对未成年子女实施家庭暴力,反而对未成年子女关爱有加。故这种家庭暴力对未成年子女的消极影响并不明显,不宜仅以其存在家庭暴力为由,剥夺其直接抚养子女的权利。至于第五种实施家庭暴力的人,虽然其实施家庭暴力的对象并不是未成年子女,甚至平时对未成年子女也很疼爱,但如果未成年子女与其共同生活,则其不良个人爱好或生活习惯,将会对未成年子女产生潜移默化的消极影响,故不宜判令由其直接抚养未成年子女。

印度知名电影《神秘巨星》就描绘了这样一个家庭环境,家里的男主人法鲁克是名工程师,而她的妻子是家庭主妇,没有收入,全家人的经济来源都来自于男主人。法鲁克对妻子有家庭暴力行为,但对小儿子古杜却非常疼爱。如果依照我国法律,法鲁克与妻子离婚,由于法鲁克有稳定的经济收入,且平时对古杜也很关爱,很难仅因法鲁克对妻子有家庭暴力行为,就剥夺其对古杜的抚养权利。还要综合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的通知中的规定,从有利于子女身心健康,保障子女的合法权益出发,结合父母双方的抚养能力和抚养条件等具体情况妥善解决。

法院判决

    1、对于沈某甲、刘某婚生女沈某乙,沈某甲、刘某均要求直接抚养,并不要求对方承担抚养费,因沈某乙出生后一直跟随沈某甲、刘某及沈某甲父亲、继母、爷爷奶奶共同生活,且双方分居后沈某乙也一直跟随沈某甲及沈某甲爷爷奶奶共同生活至今,如果改变生活环境对沈某乙健康成长明显不利,从有利于沈某乙健康成长的角度出发,原审法院确认沈某乙由沈某甲直接抚养,沈某乙独立生活前需要的抚养费由沈某甲承担。

2、关于沈某甲是否应向刘某支付损害赔偿金的问题。对于刘某主张沈某甲向刘某支付精神损害赔偿金人民币100000元,因刘某没有提供充分证据证明沈某甲有非法同居行为,但沈某甲曾多次对刘某进行殴打,有实施家庭暴力行为,对沈某甲的身体上、精神上造成了一定的伤害,故应由沈某甲对刘某进行损害赔偿,原审法院酌情判定沈某甲向刘某支付损害赔偿金20000元。

后刘某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

1、关于婚生女沈某乙的抚养权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的相关规定,子女抚养问题,应当从有利于子女身心健康,保障子女的合法权益出发,结合父母双方的抚养能力和抚养条件等具体情况妥善解决。对两周岁以上的子女,父方和母方均要求随其生活的,子女随一方生活时间较长,改变生活环境对子女健康成长明显不利,或子女随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共同生活多年,祖父母或外祖父母要求并且有能力帮助子女照顾孙子女或外孙子女的,均可作为子女随父或母生活的优先条件予以考虑。本案中,婚生女沈某乙自出生起一直随沈某甲以及沈某甲的爷爷奶奶共同生活至今,如果改变生活环境,将对沈某乙健康成长不利,从有利于沈某乙身心健康的角度出发,原审法院判决沈某乙由沈某甲直接抚养,处理并无不当,对刘某要求直接抚养沈某乙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刘某对沈某乙享有探视的权利,沈某甲应对刘某合理的探视要求给予理解和协助。

2、损害赔偿金的认定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六条的规定,离婚时,有下列四种情形,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重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实施家庭暴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本案中,除家庭暴力行为之外,刘某并无充分证据证实沈某甲存在其他有权提起损害赔偿的情形,原审法院根据查明的事实,已对沈某甲的家庭暴力行为,酌情支持刘某精神损害赔偿金20000元,符合法律规定,处理恰当。刘某要求增加精神损害赔偿金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手机号码:13823691152

联系地址:深圳市南山区南山大道与创业路交汇处亿利达大厦1栋518

Copyright © 2018 www.jsls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

添加微信×

扫一扫添加朋友圈